|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赣南稀土》第29期
时间:2016年05月25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 字体:

[行业动态] 

2010年中国·江西(赣州)稀土钨产业合作推进会在赣州举行

7月27日,2010年中国·江西(赣州)稀土钨产业合作推进会在赣州隆重举行。来自国内行业知名的专家、教授、学者、企业家等,为加快推动赣州稀土、钨资源导向型优势产业集群发展壮大,促进江西十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建设,实施国家稀有金属资源整合战略,提供建言和指导,研讨稀土、钨产业加快结构调整、提升发展水平,共谋战略合作,共商发展大计。

本次会议由省政府、国家工信部、国家科技部、国家国土资源部联合主办,市政府、江西省工信委、省科技厅、省国土资源厅、省发改委、省商务厅共同承办,中国稀土学会、中国钨业协会、赣州开发区、江西理工大学协办。本次会议是我省、我市稀土钨产业规格和层次最高的一次全国性会议。国家有关部委领导,省有关部门、全省相关设区市领导,国家稀土、钨行业相关协会负责人,科研院所、高等院校的专家、学者,国内外稀土、钨行业知名企业负责人、战略投资者,中央、省、市有关新闻媒体记者,共计700余人参会。

省委副书记、省长吴新雄出席会议并作主旨讲话。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尚勇出席。省委常委、市委书记潘逸阳致欢迎辞。副省长洪礼和主持。国土资源部总工程师张洪涛,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山大学化学与化工学院教授苏锵,国家科技部高新技术发展及产业化司司长赵玉海,国家工信部原材料司副巡视员王彩凤,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平讲话。

2010年中国·江西(赣州)稀土钨产业合作推进会的召开,为我市稀土钨产业与国内外稀土钨产业界搭建了一个良好的交流合作平台。大会上,稀土钨产业合作取得丰硕成果,现场共签约12个项目,合计投资56亿元。签约项目的合作建设,对于我市稀土钨产业延伸完善产业链条、调整优化产业结构、提升产业发展水平,具有十分重要意义。

27日下午,举行了聚焦稀土、钨产业合作发展的4场研讨会,参加2010年中国·江西(赣州)稀土钨产业合作推进会的专家、学者、企业家进行了深入交流和探讨。围绕稀土永磁材料产业合作发展、第十届全国稀土永磁电机学术暨产业合作发展、发光材料及新型光源产业合作发展、钨产业硬质合金合作发展四个方面,与会人员畅所欲言。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山大学化学与化工学院教授苏锵作了《稀土发光材料及应用》的报告;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稀土永磁电机工程中心主任、中国电工技术学会永磁电机专业委员会主任唐任远作了《稀土永磁电机正进入大发展的新时期》的报告,为听众们带来了一场丰盛的“学术大餐”。本次推进会为企业和高校搭建了一个很好的交流平台,有利于促进产学研合作,提升赣州稀土钨资源的价值,把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经济优势。

                                                                                                             (陈济才、谢松伶)

赣州产陶瓷刀批量出口 首批产品已顺利进入香港市场

近日从赣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获悉,赣州虔东稀土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陶瓷刀已经检验疫合格后顺利进入香港市场,开创了我市陶瓷刀首次批量出口的先河。

据悉,陶瓷刀是一种环保、耐酸、耐碱、永不生锈的实用型刀具,深受顾客欢迎,市场前景广阔。为使该批2500套陶瓷刀能够顺利出口,赣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主动走访企业,促进企业完善产品质量安全管理体系,指导企业报检,为该批产品的顺利出口提供了良好的服务。

                                                                                                    (刘钊、肖红)

 

全省稀土企业统计工作会议在瑞金召开

2010年7月1日,江西省稀土行业协会和赣州市稀土行业协会联合在瑞金召开全省稀土统计工作会议,全省三十多家稀土企业参加了会议。会上,省市两级协会分别通报了全省和赣州的稀土产业情况,省稀土行业协会林品光副秘书长对二00九年全省稀土统计工作进行了总结,并对二00九年全省稀土统计工作先进单位和先进个人进行了表彰和奖励。最后对做好今年的统计工作提出了意见和要求。

 

清洁生产循环用水废物再利用赣县工业经济循环发展

近年来,赣县积极引导工业企业推进清洁生产,循环用水,废弃物品回收再利用,促进企业实现循环发展。

该县制定了循环经济发展规划,鼓励企业利用废气废水废渣发展循环经济,组织园区内企业项目进行废物交换利用,能量梯级利用,土地集约利用,水资源分类利用和循环利用,最终形成项目共生、良性循环的项目集群模式,实现可持续发展。依托江西省钨和稀土产业基地,以统筹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为前提,重点布局了相互关联、左右支撑、协作配套、循环发展、综合利用的6个产业链25个项目,并与园区外10多个项目形成了互相结合、左右支撑、关联配套、循环发展。

目前,该县12家稀土分离企业就有6家利用稀土废渣再加工,稀土废渣二次利用率已达100%,年吸纳外省稀土废料近万吨。截至目前,全县28家规模以上有色金属加工企业中,资源综合利用企业就有9家,年“三废”综合利用产值达15亿元。

                                                                                            (侯乐明)

 

赣州稀土矿业公司“拢指成拳”促转型升级

据悉今年上半年,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收购销售稀土矿产品4300吨,实现主营业务收入42719万元,同比增长10.35倍;实现利润总额1572万元,同比增长5.91倍;缴纳税费13200万元,同比增长17.64倍。这是该公司围绕“转型升级、跨越发展”这个核心,大力推进生产转型、经营转型和管理转型,实现 “时间过半、任务过半”,公司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交上的喜人答卷。                

今年以来,赣州稀土矿业公司从矿山复产、矿山整合、资源勘查和稀土规税费调查四个方面入手,完善矿山治理结构,规范稀土开采行为,稳步推进公司生产转型。该公司因矿山而异,采取劳务承包开采、承揽开采、联合开采多种方式相结合,矿山复产有条不紊推进,并完成了寻乌、定南、龙南、信丰、安远及宁都6县稀土矿产资源的整合报告的编制、申报和评审工作,目前正在进行寻乌、定南、信丰3县的矿区范围划定申报工作。同时,公司与赣南地调队签订了矿产资源储量利用调查合同和矿产资源储量核实合同,完成了对88个采矿许可证的矿业权核查工作。近年来,赣州稀土原矿实现了“开采总量持续下降,稀土价格一路飙升”的新局面,开采总量由2万吨/年下降到7000多吨/年,原矿价格由3万元/吨上升到12万元/吨,经济效益明显提高。

发挥资源平台作用,转变公司经营模式,稳步推进公司经营转型。赣州稀土矿业公司采取原矿统一收购、委托加工、定向优惠销售等一系列措施,进一步发挥公司作为稀土产业资源支撑平台的作用,提高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增强公司在南方离子型稀土矿产品生产经营领域的“话语权”。公司建立和完善经营管理制度、稀土产品市场信息发布机制,从开拓市外经营市场入手,形成市内市外两个市场联动机制。通过抓好产业资本经营运作,目前,中国五矿与红金稀土、定南大华已联手重组,广晟集团与龙南和利、龙南和泰正在实施购并重组,虔东稀土、金力永磁等一批稀土企业正在策划和运作上市,赣州稀土产业做大做强的道路正越走越宽。

(任继众、刘会莲、袁炎)

[行业论坛]

稀土统一定价不是长久之计

中国对稀土进行统一定价的计划可能成为与西方之间的新争端。为防止稀土廉价外流,中国计划在南方五省区建立统一定价机制,每月公布稀土价格。这一消息引起各方关注,有人认为这将提高国内矿商对国际市场稀土定价的影响力,日本媒体则认定此举必会导致稀土价格上涨,影响日本家电和汽车业发展。

笔者认为,这一举措将在短期内起到控制市场价格的作用,毕竟中国的稀土产量占全世界的95%,中国市场打个喷嚏,国际市场就要感冒,统一定价肯定会让长期占廉价稀土便宜的外国企业表示反对。不过,从长远来看,一味通过行政手段来干预稀土价格,并非稀土矿产管理的最佳选择。

首先,通过行政手段规定竞争性产品的价格,会破坏市场公平。统一定价短期内可以让中国企业获得更多的利润,但也是在通过行政垄断手段损害国外企业利益,违反了国际通行的市场规则,必然影响中国的国际形象。因此,为了少数企业的短期利益,这种做法的代价实在太大。更何况,我们已经看到很多政府推出过禁折令和限价令,但往往见效不多。在竞争性市场上通过行政命令进行统一定价,只能是扭曲市场信号和扰乱市场秩序,这种做法不可能长期持续。

其次,必须注意,稀土产品的用户并非都是国外企业,国内消费的稀土占全世界的50%,如果政策鼓励稀土企业垄断市场,抬高稀土价格,那么必然会损害国内相关企业的利益,在稀土企业获取垄断利润的同时,也会造成社会总体的损失。尤其是,要维持定出的高价格,就必然要实行垄断。这就不能排除一些企业为获取生产牌照和生产配额,想方设法向掌握行政权力的部门和个人进行贿赂,这既会损害企业的市场竞争动力,也将导致国民财富不正常地向少数企业和个人集中。

因此,统一稀土价格,势必会提升我国稀土资源的价值,有效避免恶性竞争,防范稀土资源廉价外流,这是我们整顿稀土市场过程中的重要举措。不过,统一定价不应让行政手段干涉过多,应当完善市场机制,通过合理手段区分国内外市场,进行公平分配。一方面,应当取消出口配额制度,通过大幅提高稀土出口关税,来调控稀土出口量,避免少数企业独占出口暴利;另一方面,应当通过资源税的方式,调控国内稀土的供求。当稀土供不应求、价格过高时,可以提高资源税,降低稀土企业的利润,这部分增加的税收可以补贴给稀土用户,以降低用户的损失;当稀土供大于求、价格低迷时,则可以降低资源税,保护稀土企业正常经营。总之,通过行政手段控制稀土价格,只能是权宜之计,要促进稀土市场的健康发展,应当更多利用税收杠杆调节市场。

                                                                    (中国科学院战略问题咨询研究中心副主任 周城雄)